最后の鋼琴声

毕业典礼。

一转眼,三年就这样过去了。我在高中的生涯在此结束,准备迈向大学的领域。身旁的同学们都为此感到无比的兴奋,但我却为此感到无比的遗憾。

因为,你无法与大家一起出席毕业典礼,也无法像大家一样升上大学。

因为,你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毕业典礼结束后,师生们都聚在一起,互相拥抱、互相交换联络号码。我并没有上前和他们聚在一块儿,而是离开喧闹的礼堂,顺着熟悉的路朝音乐室走去。

我推开音乐室的门,眼前那台古典钢琴像三年前一样依旧在那个靠窗的角落。我上前打开琴盖,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琴键,然后坐在钢琴椅子上,便开始弹奏起那首曲子来。

那首曲子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一起演奏的曲子。那首曲子也是你自篇的最后一首曲子。

- - -

你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?那天放学后,我带着我心爱的小提琴到音乐室去练习。当我走到音乐室门外时,一阵阵动听又优美的钢琴声从室内传出。我慢慢地 推开门,只见你坐在一台古典钢琴前闭着眼睛平静地弹着琴。在你弹奏完了整首曲子后,我不自禁为你鼓掌。你当时的表情非常惊讶。我对你笑了笑,说:“那首歌 实在是太感人了。”

“是…是吗?谢—谢谢。”你红着脸结巴道。

我走到她的身后,发现琴架上的乐谱是手写的。可是乐谱似乎很乱、黑压压一片,好像在涂鸦一样。“刚才那首歌是你自己篇的吗?”

“啊……嗯。”

“你好厉害哦。”

我们沉默了好一阵子,你最后开口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翼。你呢?”

“我的名字叫灰音。”你向我伸手,但是你伸错了方向。

后来,我才发觉你的世界是没有色彩的。

- - -

就这样,我们每次放学后都会一起去音乐室去练习。你不但篇写钢琴独奏的曲子,也篇写小提琴和钢琴的合奏曲。我每一次都会帮你把曲子整齐地写下来。久而久之,我们变成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。

有一次,你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翼,你知道吗?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知己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我当时在收起小提琴,并没有怎么去仔细听你话中的含义。

我现在非常后悔我没有去分析你那句话隐藏的意思。

过了半年,我被邀去加入一个交响乐团。我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。我为什么要推辞呢?难得我被有名的乐团受到肯定,我当然绝不会轻易就让这么好的机会从我身边溜走。第二天与你见面时我马上兴奋地告诉你:“灰音,这真的简直让我难以相信——我现在是A乐团里的一个成员!”

你对着我微笑,道:“是吗?恭喜你,这真的是太棒了。”但是我没有注意到你那微笑是一个多么悲伤的微笑。我只是沉醉在自己的幸福世界里,继续说道:“真得很不可思议耶,他们竟然亲自找我然后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团队。对了,你要不要一起参加?”

“不,不用了。”你突然生硬地拒绝道。“我只会带给人家困扰。”说完,你跌跌撞撞地走到钢琴前,然后开始弹奏一个快节拍的歌曲。我被你那强硬的反应给吓呆了。

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那么生气。

- - -

渐渐地,我们之间的友谊开始慢慢淡化,我也越来越少陪你一起练习了。但是,你再也没有生气,反而当我偶尔去陪你练习时你却一直在鼓励我、为我加油打气。虽然我心里充满了骄傲感,但是我却不觉得有什么自豪,只觉得很空虚。

“灰音,我们到现在还是朋友吗?”

你被我那个问题楞住,然后笑道:“当然,而且永远都是朋友!一生一世的好朋友!”

那个时候,我突然有一股想哭的冲动。我那时候真的很想抱住你,对你说:“对,一生一世的好朋友!”,可是我感觉全身麻木,连回应的力气也没有。

- - -

十月十日。

那天,我们在音乐室里一起庆祝你的生日。你吹了蜡烛后,并没有闭上眼睛许愿,而是盯着我。“呃…怎么了?难道你不要许愿吗?”

“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和我一起演奏我最新的创作。那也将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。”

“可—可是,我已经……”

你打断我的话。“好吗?”

“好吧。”

我坐在你旁边,然后便和你一起开始弹奏你新篇写的歌。但我却万万没想到,那天将是我最后一次与你一起演奏的时候。

- - -

第二天放学后,我照样像第一次遇到你是一样带着小提琴到音乐室去练习。可是,我并没有听到钢琴声。我推开门,钢琴椅子上空无一人。你不在音乐室里。也许你今天是第一次比我迟来吧,我心里这么想着,然后拿出小提琴开始独自练习。

一个小时。

你并没有来。

两个小时。

你还是没有来。

三个小时……

我等了五个小时后,我便收起小提琴。

也许你今天不来了。

想到这里,我突然有一个不祥的预感。

或许,你永远也不回来了?

我飞奔出音乐室,左手拿着手机以闪电的速度拨打你的手提电话号码。

“嗨,我是灰音。我现在没空,请你先留个言吧。”

可恶。你怎么不接呢?

上帝啊,我求你不要让她出事……

- - -

我不知跑了多久,终于到了你的家。我急促地按了门铃。一个妇女把门开个小缝。“什么事?”

“请问灰音同学在家吗?”

妇女把门敞开。“你是她的朋友吗?”

我犹豫了一下。“是的。”

妇女请我走进她家。我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,一句话也没说。我感到家里的气氛消沉。

“灰音同学到底是怎么了?她是生病吗?”

妇女抬起头看着我好一阵子,淡淡地回道:“她死了。”

死?我的世界突然蹦跨。为什么?

“这是她的日记。日记封面说只能给她的知己看。”妇女把一本天蓝色的日记簿塞进我的手里。我打开日记簿,里头全都是用盲文写的。我向妇女要求把日记簿带回家慢慢读。

我先解开最后一篇日记。你是这么写的:

 

十月十日 晴

今 天,我和翼一起度过我十七岁的生日。我真的好开心哦!呵呵,他问我为何不许愿时的表情真的很搞笑,那时我想跟他开个小玩笑:“怎么啦,看你这帅哥也无所谓 吧?”我知道我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,所以我非常希望在我离开之前把那些让我感动的时刻烙在脑海里、烙在心里,让这些记忆永远陪伴在我的身边。虽然我的脑癌 已经到了末期了,但是我还是会勇敢地面对死亡。毕竟,死亡其实是在世之后的新旅程。

翼,我真的很想告诉你,我是个瞎子是因为我脑部的视觉枕叶已经被癌细胞侵入,必须割掉,因此失去接收视觉信息的神经,所以看不见。

翼,我也很想告诉你,记得那时候我曾对你说过我找到了我的知己吗?你,就是我找到的知己啊!

还有,今天的那首曲子,是我要对你说,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。

再见了,我的朋友。



读完后,我得脸颊上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
- - -

当我把曲子弹完后,我起身去拉开窗帘。窗外的天气晴朗,像棉花糖般的云朵慢慢地在天空飘过。

即使我非常后悔我当初并没有珍惜这份友情,但是一切已经太迟了。

那一天最后的钢琴声还在我的耳旁弹奏着……

= = =

《最后の鋼琴声》· 完

The End

2 comments about this story Feed